【專題】那些連聖母瑪利亞都頭疼過的事──澳洲代理孕母的道德與法律進行式

1461459152650.jpg
圖片來源:http://www.smh.com.au/
文/Zoe Hu

故事從平行時空裡,兩宗非自然受孕的案例說起:

 

天使加百利對瑪莉亞說:「聖靈將降臨於妳,願至高的存在庇蔭妳。妳生的嬰孩,必為上帝之子。看啊!妳的長輩伊莉莎白年紀老邁,一生不孕,現已懷男胎六月,至高的存在無所不能。」瑪莉亞回答:「我是上帝的信徒,願妳的話在我身上成就。」加百利轉身離去…

 

澳大利亞試管嬰兒醫療機構IVF Australia是提供借精、借卵、借胚胎、代理孕母等各類人工授孕(artificial fertilisation/in vitro fertilisation)的指標品牌,雪梨一名女子在其引介下,於2014年底獲得Natalie Parker及其夫婿贈與的胚胎。對Parker夫婦來說,這個是艱難的決定。他們曾透過人工授孕生下Angus與Hugo二子,剩餘的三個胚胎,現在可以成就這位雪梨女子的心願,並為自己的兒子們創造手足。

多年來,精、卵和胚胎受贈者的年紀、宗教與文化背景、性向、教育方式,以及贈與者在嬰兒出生後,對其成長的參與程度,一直都是輿論關注的焦點。Parker夫婦主動與受贈者聯繫,電子郵件往返中,雙方同意保持聯絡,以便子嗣追本溯源。

 

 耶穌出世後,約瑟和瑪莉亞每年都定期帶他去耶路撒冷的聖殿過節,使祂能與天上的父親更加接近。

 

《生育與嬰兒心理學期刊》(Journal of Reproductive and Infant Psychology)的研究論文顯示,儘管試管嬰兒年紀尚小,無法完全了解人工受孕的概念,受贈父母仍應及早向子女解釋血脈源頭,以對其心理發展產生正面影響。然而,對不同背景的受贈者來說,就算都受過人工生殖診所的諮商及心理建設,個案向子女坦誠的難易度仍有甚大差距。基於實際考量,部份家長傾向隱瞞實情,或編造故事,以預防衍伸問題。

 

十二歲那年,節期末了,約瑟和瑪莉亞從耶路撒冷啟程回家。走了一天才察覺耶穌沒隨行,於是折返。

 

2014年十一月,Parker夫婦難掩興奮,透過電子郵件告知受贈女子,胚胎已在前往雪梨的路上,卻遲遲等不到回信。一年後,IVF Australia診所突然通知Parker夫婦,他們所捐贈的胚胎有兩個移植不成功,並詢問是否要繼續保存最後一個。Parker夫婦無所適從。

 

三天後,約瑟和瑪莉亞在耶路撒冷的聖殿找到耶穌。

 

2016年初,Natalie Parker發現受贈胚胎的雪梨女子,於一月二十日發佈一則慶祝兒子五個月大的臉書貼文。貼文附照上的男童,恰似Parker夫婦的兒子。Natalie嘗試與該女子連絡,多日後收到一封言不及義的電子郵件。又隔一日,臉書貼文便遭刪除。

 

瑪莉亞泣訴:「兒子,你為何這般對待父母?我們急得四處找你!」耶穌對他們說:「何必尋我?難道我不該待在天父家裡嗎?」但他們不明白祂在講什麼。於是,耶穌隨父母回家,並順從他們。瑪莉亞把這事牢記在心。

 

Natalie崩潰之餘,去函IVF Australia,於二月二十五日得到該診所風險經理(risk manager)回覆:「針對此事,我們正為您進行更進一步的調查。」隨後,新南威爾斯州衛生局(NSW Health)也介入了解該名雪梨女子是否佯裝流產,以欺騙診所與捐贈家庭,進而向兒子隱瞞身世。

 

耶穌漸漸長大,智慧與日俱增,愈來愈受天父和人們的喜愛。

無論是任何形式的自然或非自然受孕,新生命總給父母和周遭的人帶來無限喜悅。在生殖醫療愈加成熟的今日,非自然受孕的問題已不僅限技術,其所衍生的道德爭議常使故事結局不如《聖經》圓滿。除了Parker夫婦的遭遇,目前澳洲還有下列知名案例:

  • 2012年,一對新南威爾斯州的夫婦透過印度商業性代理孕母(commercial surrogate)生下龍鳳胎,卻以經濟困難為由,拒帶男嬰返澳。事後經人介紹,將男嬰交給一個在印度的家庭領養,但被懷疑實為人口販賣。
  • 2013年,無法與妻子生育的澳洲男子David Farnell,使用自己的精子與匿名者捐贈的卵子結合,透過泰國代理孕母Pattaramon Chanbua產下雙胞胎:患唐氏症的Gammy和健康的Pipah。2014年,Pipah隨Farnell夫婦返澳,留下Gammy由代理孕母撫養。泰國自此禁止商業性代理孕母。近日,西澳家事法庭(WA Family Court)宣判Pipah的監護權歸屬澳洲家庭,但有性侵女童前科的David Farnell不得與Pipah獨處。
  • 2014年,墨爾本男子使用烏克蘭代理孕母的卵子,在亞洲產下雙胞胎女嬰。2016年,該男子遭控38項,包括傷害此對雙胞胎、兒童走私、兒童色情影片等的罪刑。國家黨議員George Christensen藉此提議,禁止發放澳洲國籍給印度、泰國、尼泊爾以及烏克蘭代理孕母所生的小孩,以將市場導向有完善法規的國家。 
  • 2015年,雪梨女子Natalie Lovett為了讓她當時一歲半的女兒Lexie,擁有血緣接近的手足,決定將她在美國砸重金客製化女兒時沒用完的胚胎,捐贈給其他人。前提是所有受贈者都必須同意每年至少團聚一次,並加入非公開的臉書社團以保持聯絡。
  • 2015年,Amee Meredith為流產多次的好友Kylie Raftery擔任代理孕母,並成功生下女嬰Zoe。期間為避免北嶺地無法可管所造成的監護權問題,Amee懷孕末期還得飛去法規完善的維多利亞州待產。

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然而人性向來複雜。澳洲為了上述種種人工受孕造成的社會、道德、法律,甚至國際關係等問題,大概從涉案相關人員、執法單位、民意代表到外交官等政府要員,都上過新聞版面了。無奈法律和政策的訂立,老是追不上事件發生的速度。

關於代理孕母,目前除了無法可管的北領地以外,澳洲境內全面禁止商業性的僱傭關係;而坎培拉、新南威爾斯以及昆士蘭視聘僱海外商業性代理孕母為非法行為。至於不分受惠者性向及生理性別,允許使用非商業性代理孕母(altruistic surrogate)的地區,則有坎培拉、新南威爾斯、昆士蘭、塔斯馬尼亞與維多利亞州。值得注意的是,在南澳,只有異性戀伴侶才有資格找非商業性的國內代理孕母,單身或同性戀伴侶皆被排除在外。在西澳,則是異性戀伴侶、女同性戀伴侶、單身女性可以尋求國內非商業性代理孕母的協助,採取同樣行為的男同性戀伴侶或單身男性會被視為犯法。

在捐贈精、卵、胚胎的方面,澳洲規定捐贈者不得匿名,基本上也不可收取「合理範圍」以外的醫療及交通費用。但由於金額限制模糊,生殖仲介公司Known Egg Donors從南美引進捐卵者,以確保卵子新鮮,並要求客戶負擔療程、住宿與機票等「合理費用」。相對來說,捐精目前似乎較沒有商業化的問題。不過,單一供應者的精子,最多可給五位女性使用;而且成功受孕的這五個家庭,可以重複索取相同捐贈來源的精子。也難怪有雪梨捐精者,宣稱自己是18個小孩的父親。比起捐精、捐卵,胚胎捐贈在澳洲仍較少見。Genea生殖診所的倫理委員會,就因其機制與領養雷同,而拒絕提供此項服務。

 至於血緣資訊的透明度,根據新南威爾斯州的《輔助生殖技術法》(Assisted Reproductive Technology Act 2007),自2010年起,所有像IVF Australia這樣的人工受孕診所,都有義務將捐贈者的基本資料登錄至中央電子資料庫Central Register中,以供子女在年滿18歲後查詢。提供不實資料的捐贈或受贈者,會被處以澳幣11,000元(新臺幣277,970元)以下的罰金。在維多利亞州,這些子女的出生證明上還會特別加註,提醒他們可以在年滿18歲後查詢更多關於身世的資料。

回到Natalie Parker夫婦的案例,受贈胚胎的雪梨女子隱瞞懷孕的行為,震驚了新南威爾斯州政府及社會大眾。該州衛生局發言人表示,會重新檢視既有的法律,並考慮仿效維多利亞州,在出生證明增加附註。麥考里大學(Macquarie University)醫療法副教授Sonia Allan則在評論IVF Australia善後處理的態度時,強調醫師及人工受孕診所的義務並不終止於母體受孕的那一刻,更該把試管嬰兒未來的福祉也納入考量。

綜觀澳洲近年來的諸多案例,除了應盡快修法彌補漏洞,政府以及相關從業人員也應視Sonia Allan副教授的建議,為處理人工受孕爭議時,所應遵循的重要原則。

同場加映:泰國的逆襲──談「嘉米事件」對澳洲多元家庭的影響

 
參考資料:
《聖經》〈路加福音〉1:35-38以及2:41-52
The secret son? NSW Health investigates donor embryo case (Sydney Morning Herald) http://goo.gl/WN0ojn
NSW considers strengthening laws after embryo donors allegedly deceived (Sydney Morning Herald) http://goo.gl/kKsK1x
IVF treatment: South African agency flies egg donors to Australia (Sydney Morning Herald) http://goo.gl/Bo4K1x
Embryo donor mum upset by claims of lost pregnancy (Sydney Morning Herald) http://goo.gl/V5Dixq
Would you carry a child for your best friend? (Sydney Morning Herald) http://goo.gl/dIAI3I
Fresh surrogacy concerns over boy abandoned in India (Sydney Morning Herald) http://goo.gl/2ju5Wl
Why I donate my eggs to total strangers (Daily Telegraph) http://goo.gl/lxHxrn
Outsourcing pregnancy: a visit to India’s surrogacy clinics (the Guardian) http://goo.gl/uZyp7Y
Baby Gammy’s twin can stay with Australian couple despite father’s child sex offences (the Guardian) http://goo.gl/GXzBBD
Deny citizenship to surrogate children born in countries with lax rules, says MP (the Guardian) http://goo.gl/ZZK3zK
Baby Gammy: Surrogacy row family cleared of abandoning child with Down syndrome in Thailand (ABC News) http://goo.gl/RD0PUV
Sydney woman gives away excess designer embryos to help childless families (ABC News) http://goo.gl/FsANaR
Concerns over all-expenses-paid egg donors coming to Australia (SBS) http://goo.gl/gte9or
Comment: Your questions answered on donor conception and IVF (SBS) http://goo.gl/YMTgDu
American sperm the only option for most Canberra women (the Canberra Times) http://goo.gl/ND2BkL
Regulating Surrogacy in Australia (Human Rights Law Centre) http://goo.gl/aU3bok
Family building in donor conception: parents’ experiences of sharing information (Journal of Reproductive and Infant Psychology, 2010) http://goo.gl/XzoeBM
Assisted Reproductive Technology (NSW Health) http://goo.gl/rYY0Bm
IVF Australia http://www.ivf.com.au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