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 Nova 紐澳新聞週報 】

本週編譯:Yueh-Hung , Yun-Wei HUANG, Zoe Hu, Oddis Tsai
Blog Editor: Rick Liao, Eileen Sheu
漫話紐澳 Credit: Zoe Hu

1.紐澳開放「工業大麻」,而非「大麻」

文/Zoe Hu

近日不少華文媒體將紐西蘭與澳洲從2017年11月12日起解禁的「hemp」譯為「大麻」,令不少讀者誤會是毒品合法化。中文所謂的「麻」可分為:「hemp」(亦稱industrial hemp,即「工業大麻」)和「marijuana」(又稱cannabis、weed、joint,即「大麻」)。前者多用於紡織與建材,後者則是許多國家禁用的迷幻藥。其實,這次紐澳同步開放的是「工業大麻」,且使用該成份的食品不得宣稱具有迷幻效果,或出現「大麻」(cannabis、marijuana)等字樣。

澳洲工業大麻食品公司(Hemp Foods Australia)執行長班漢(Paul Benhaim)宣稱,工業大麻不似毒品大麻,其迷幻成份THC(tetrahydrocannabinol)的含量低,且富含健康油脂與礦物質。經業者長達15年以上的力爭,終於獲准上市。

然而,今年二月初,西澳工業大麻協會(Industrial Hemp Western Australia Association,簡稱「iHempWA」)會長歐西奧利(Glenn Ossy-Orley),才剛承認其所栽種的工業大麻THC含量不穩,時有超標的危險。澳洲莫道克大學(Murdoch University,又譯「梅鐸大學」)的研究人員,也正在西澳的西南地區與聖誕島(Christmas Island),針對此問題進行品種改良。

參考資料:

Hemp is Australia’s newest superfood after being legalized (5th November 2017, Herald Sun)

WA researchers hope to stop high THC levels returning to hemp crops (6th February 2017, ABC News)

紐、澳同步 11/12起全面解禁大麻食品(2017年11月8日,自由時報)

下周開始,我們可以在澳洲合法吃到大麻美食?!(2017年11月8日,GQ Taiwan)

洗白了?澳洲、紐西蘭宣布 大麻食品全面合法化(2017年11月9日,三立新聞)

 

2.漫話紐澳 49  The Island News 49

澳洲同性戀婚姻法的全國性民調結果,已在2017年11月15日公佈,由支持者勝出。然其僅供國會參考,並不具法律效益。

「你看,戰爭的結果並不重要,要緊的是混亂與殺戮。」-尼爾·蓋曼《美國眾神》

The result of the Australian gay marriage survey with no legal effect was released on 15th November 2017.  Although the “Yes” votes won it, the final decision on whether to legalise the gay marriage will still be up to the Parliament.

(圖左至右:澳洲單一民族黨黨魁寶琳·韓森、前首相東尼·艾伯特、現任首相麥肯·滕博,以及現任反對黨領袖比爾·薛頓。)

23627294_1945105232200598_236685309_o

3.澳洲同婚「郵寄公投」即將出爐,三件你可能不曉得的事

文/Oddis Tsai

Rainbow_flag_and_blue_skies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鬧得沸沸揚揚、社會對立激化的澳洲同性婚姻郵寄公投,結果終於在11月15日揭曉,贊成票高達61.6%,澳洲總理滕博爾(Malcolm Turnbull )表明「接下來就是國會的事了」。

澳洲可望在今年聖誕節前,成為全球第25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

早在本月7日公投截止前,,正方與反方的攻防場,就已經快速轉移到接下來的立法程序。教會系統與保守派的執政聯盟主要政黨「自由黨」(Libera Party)部分議員,紛紛將目光轉向,未來該如何保護基督教在澳洲長期享有的法律特權。

事實上,這一次被教會認為「可能會破壞傳統婚姻價值」的郵寄公投本身,光是程序方面就相當「非主流」,以下是三件國外看熱鬧的鄉民可能不知道的事。

非典型公投

有別於澳洲以往公投,這項耗資1億2200萬澳幣的諮詢性質公投,投票結果只是國會拿來「參考用」,並不具有法律約束效力。負責執行的單位也不是主管公投的澳洲聯邦選舉委員會(Australian Electoral Commission),而是澳洲統計局(Australian Bureau of Statistics)。

重新定義人權

澳洲基督教會最大勢力聖公會(Anglican church of Australia)內部反對同婚的強硬派,目前不想對澳洲同志訂定任何歧視性法律,如基督徒蛋糕師傅合法拒絕為同性伴侶製作結婚蛋糕這類的,反對同婚只是想守護一夫一妻的「婚姻傳統價值」。然而,反方的宣傳戰打得相當辛苦,因為他們必須一邊高喊「基督徒也有人權」,希望中立選民能夠尊重他們教育下一代的方式,不要以法律干預教會學校的教育理念,另一方面卻又必須說服大眾,基督教會為何應該自外於「澳洲反歧視法」(Anti-discrimination Law),這又會扯出其他宗教能否完全比照辦理的問題。

世俗法效力

在英國,宗教組織必須在信仰與金錢之間做出抉擇。如果組織選擇了稅務減免獲政府補助,那麼它們興辦的學校、醫院與教會,就必須根據政府所訂定的世俗法律。

泛基督教組織可算得上是澳洲最大的雇主,然而同樣的情況,並不適用在澳洲。除了同志族群以外,單親家庭、離婚人士等私人背景,都可能成為澳洲公民在工作上,遭到具有宗教色彩的雇主刁難的原因,不過只要遊走在灰色地帶,就有機會躲過反歧視法的檢視;即使在以慈善為名的教會捐款名單上,多半能見到這些在教義上被認為「有罪」的人們。

在公投結果以反方失敗告終的情況下,立場保守的國會議員,開始提出各種「基督教人權」的修正法案,包括官方證婚人必須分成「世俗證婚」與「宗教證婚」兩種管道,透過法律確保基督徒「不會遭受迫害」。

澳洲同婚公投的命題,實際上早跳脫了「同志人權」的框架,演變成宗教與世俗法律的對抗。預料公投結果出爐後,對抗將以「稅金」這種世俗的形式存在,並在「國會」這種世俗的場域決定。

參考資料:

Australia’s PM wants marriage equality by Christmas after ‘overwhelming’ vote

(The Guardians Australia 15 Nov. 2017)

Australia same sex marriage survey draws 78.5 percent response rate

(Reuters 7 Nov. 2017)

Hanging on for dear life, hardliners change tack on same-sex marriage

(The Guardians Australia 13 Nov. 2017)

Rival same-sex marriage bill to trigger Coalition showdown

(The Guardians Australia 12 Nov. 2017)

Labor rules out extra religious freedoms in same-sex marriage bill

(The Guardians Australia 17 Oct. 2017)

Catholic archbishop urges no vote, saying state should ‘keep out of the bedroom’

(The Guardians Australia 15 Oct. 2017)

Yes vote on top as marriage survey closes – Guardian Essential poll

(The Guardians Australia 6 Nov. 2017)

Fact check: Is the same-sex marriage survey a completely novel idea that is not actually a plebiscite?

(ABC News 22 Aug. 2017)

 

4.一帶一路: 澳洲如何因應中國與日俱增的全球影響力

文/Yueh-Hung 
One_Belt_One_Road

圖片來源:https://goo.gl/VN8fdA

澳洲廣播公司(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證實,澳洲移民暨邊境保護部(Department of Immigration and Border Protection)和國防部的兩位首長,反對澳洲加入一帶一路政策,並於今年早些時間,就已強烈建議滕博爾政府(Turnbull Government)不要加入。數個來自政府內部的消息指出,中國這一政策已激化澳洲外交事務與貿易部(Department Of Foreign Affairs and Trade)的內部分歧。當外交單位對這政策持保留態度,貿易單位卻對這一政策卻表示歡迎。

目前為止,包括紐西蘭等68個國家都已加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力推的計畫,此計畫是中國擴大區域內外影響力的一大政策。中國希望藉此復甦其古老陸地網絡和海上貿易絲路,在道路、鐵路、港口和海上貿易渠道等新的基礎設施,投資超過數百億美元。陸地為主的項目稱作「帶」,而「路」則是由海上路線所組成,這一路線會連結中國南方省分至東南亞地區,並且通過港口和鐵路連結非洲東岸。

今年初,聯邦部長們仔細審查中國的投資提案後,反對澳洲政府將北邊的計畫與一帶一路政策做連結。內部人士認為,澳洲先前反對中國提議將一帶一路政策與發展澳洲北部做連結,這是出於安全考量。但是,雪梨科技大學(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Sydney)的羅倫森教授(James Laurenceson)懷疑有其它的因素,那就是美國有私下向澳洲官員表示對於一帶一路政策的看法。拉籌伯大學(La Trobe University)的比斯利教授(Nick Bisley)則表示,以長遠來說,一帶一路政策會顯著的加強中國在世界上的地緣政治地位,並會弱化美國的影響力,理所當然地會讓澳洲相當不安。他也表示,目前澳洲面臨的困難在於,要如何在保有些許懷疑和謹慎的態度下應對中國,同時避免將所有中國的所作所為,都視為對國家安全的威脅。

參考資料:

One Belt, One Road: Australian ‘strategic’ concerns over Beijing’s bid for global trade dominance

(ABC News, 22th October 2017)

What is China’s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SBS News, 10 th November 2017)

One Belt One Road: NT businesses welcome Chinese investment despite reluctance over ‘new Silk Road’

(ABC News, 08th August 2017)

One Belt One Road: Australia ‘sees merit’ in China’s new Silk Road initiative

(ABC News, 14th May 2017)

 

5.大堡礁珊瑚產卵,研究人員忙著蒐集樣本以幫助珊瑚從白化中恢復

文/Yun-Wei HUANG

澳洲的海洋科學家最近正忙著收集大堡礁的珊瑚卵並進行人工繁殖。珊瑚產卵提供科學家一個好機會收集研究樣本,以幫助大堡礁從白化中慢慢復原。

珊瑚通常在每年11月的滿月產卵,而研究人員會準備好在這段時間收集珊瑚卵,接著在實驗室裡培養珊瑚並進行實驗。

澳洲海洋科學院(Australian Institute of Marine Science, AIMS)的研究人員用海洋模擬器模擬可能的環境條件,例如溫度、鹽度、pH值以及污染物等,觀察珊瑚如何反應。AIMS未來也將探討為何某些珊瑚物種比其他物種適應力更強。AIMS資深研究員貝伊博士(Dr. Line Bay)表示,此研究可能在未來管理珊瑚時發揮重要功能。

大堡礁有三分之二的珊瑚在2016年和幾個月前因溫度過高而產生白化,但部分的珊瑚到了繁殖季節依然正常繁殖,而科學家們也致力於研究珊瑚礁的保育方式。大堡礁雖然危機重重,但仍有一線生機。

參考資料:

Great Barrier Reef researchers race to capture coral spawn in bid to boost resilience

(ABC News, 10th November 2017)

Great Barrier Reef comes alive as annual coral spawning

(Courier Mail, 10th November 2017)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